商业智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商业智慧 >

郭台铭:最大的对手是自己

    他向来敢做敢想,快意恩仇,常呈现出截然相反的两面:既严苛又宽容,既节俭又慷慨,既暴躁又温和,既狡诈又单纯。他最大的对手是自己。郭台铭是一个缺乏“灰度”的人,这是他最大的优点,也是他最弱的软肋。
    【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】5月28日12点,会议室的门开了,郭台铭陪一位官员走出来,表情谦恭,甚至木然。他穿一件深色西装,面色苍白,行动迟缓,似又憔悴几分,记者叫他两次,他居然没有听见,后来才缓缓回过头,连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实在不方便,不方便。”
    【习惯了霸气、独断的郭台铭,如今不得不暂改往日张扬,但他出招依然凌厉】
    他无心回答任何问题,只自顾自地念叨着,“关爱,关爱,关爱,关爱”,“(我们现在)还是要首要处理这个事。”那一刻,令人感觉“成吉思汗”也会伤透脑筋、无可奈何。
一辆丰田商务车停在大门口,郭台铭安排诸位高管上车:“李金明坐这儿,何友成坐那儿……”略带颤巍巍的动作中,仍透露着家长式的尊严与风度。几位高管依次上车后,他跟着上车,面向对方坐定,车门缓缓关上时,他又向外望了一眼,神情复杂。他看惯风起云涌,数十年都在逆境中拼杀,可此刻,谁又能读懂这位60岁老人的心?
    在集团内部,跳楼事件代号为“TL”。郭的一位朋友透露,“‘TL’是郭台铭遭遇的最痛苦挑战。之前有过更困难的局面,但他至少知道对手在哪里,症结在哪里。知道对手,他总能够击败,知道结,他总能够打开,可现在他面对的是一个看不见、摸不到,又不知什么时候跳出来扎你一枪的敌人。”

    双面性
    郭台铭所欣赏的大陆企业家任正非三年前也曾面对类似敌人。华为与富士康一墙之隔,同样以管理严格著称,2007年前后因连续发生员工跳楼、猝死事件,社会评价跌至极点,整个公司生产经营都产生紊乱。任痛定思痛,反思很久,并写下“管理的灰度”一文。
    任正非写道: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、节奏。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。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、妥协与宽容。他认为,如果变革太激进、太僵化,冲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,其实就是缺少灰度。有时方向虽然坚定不移,但并非一条直线,甚至会划一个圈。
     任正非、柳传志、张瑞敏,这些中国大陆企业家,他们所创立的企业规模虽逊于郭台铭,但在细细咀嚼自己的痛苦后,通权达变的智慧,却在郭台铭之上。
郭台铭是一个缺乏“灰度”的人,这是他最大的优点,也是他最弱的软肋。
    他一生敢做敢想,快意恩仇,因缺乏灰度,常呈现出截然相反的两面,既严苛又宽容,既节俭又慷慨,既暴躁又温和,既狡诈又单纯。这是一个发脾气时令人做梦都不想遇到的老板,也是一个在发奖金时令人做梦都希望遇到的老板。
    郭台铭骂起下属来毫不留情,虽然脏话只限于“他妈的”,动作仅限于摔杯子,不过声音洪亮,气势逼人。而且他只骂最亲近的人,如果一个低阶主管犯错,他很少直接指责,而是把其上司传唤来,骂个狗血喷头,面色苍白的低阶主管就一直站在旁边。“那滋味真是比骂我难受多了。”一位有过这种“惨痛”经历的课长说。
对某些道德标准,他达到了“洁癖”的程度,例如诚实、信用、责任心等,要是他认为一个下属道德上存在这些瑕疵,那对方也就离出局不远了。郭台铭一直对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心存不满,原因之一是他认为王在竞争中采用了不光彩的手段,富士康与比亚迪那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远未结束。
    郭台铭树敌无数,不仅与他凶猛的商业策略有关,往往也是口无遮拦。巴菲特投资比亚迪之后,郭台铭就公开质疑,隔空发问其是否敢开比亚迪的车子上班。
一位跨国公司高管曾是郭台铭的供应商,对郭的直来直去印象深刻,“他想和你做事情,就很热情,不想和你合作,就绝不会和你多罗嗦。”
发妻林淑如2005年去世后,郭台铭伤心欲绝,3年后与舞蹈老师曾馨莹再婚时,先去亡妻坟前拜祭,数度哽咽,公开说老妻在心中永远排第一,“虽然现在有人来接班,但她也永远是第二。”能在新婚日如此说话,可谓坦率到极点。
    他从不掩饰性情。2007年二弟郭台成罹患白血病病逝,一周年忌日时,郭台铭伏案失声,称对不起弟弟,“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,只有苦劳没有功劳的事,我都叫你去做,你也忍气吞声做了,你最能够体谅我这做大哥的难处。”边说边哭,泪洒前襟。
郭台铭的慷慨也同样有名。除了广为人知的尾牙盛宴外,还常有出人意料的“挥金如土”。2010年1月22日,他从越南赶回深圳参加集团年终晚会,晚会上集团魔术师晁磊刚表演逃脱术,郭突然给他增加了难度,要他反拷双手,从木箱中逃生;此前晁磊刚从未如此表演过。他让心血来潮的老板弄得昏头涨脑,勉强表演成功,郭台铭立刻亲自递上十万元支票,还让他去台北演出,环岛七日游,并提出要做他结婚时的证婚人。
    最能写照郭台铭双面性格的,莫过于他所经常提及的八个字“胸怀万里、心细如发”。2002年底的联欢会上,党委副书记李永中将其稍加变化做了副对联:“心细如丝释科技奥妙,胸怀万里领资讯风骚”,郭大悦,立即奖励10万元,可见他这对八个字的欣赏。
    郭一直努力在集团内营造一种道场般的氛围,公司餐厅、厂房、宿舍、报栏上都可以看到他的“语录”,多数以“总裁训示”为开头。训示内容从经营之道到人生哲理无所不包,他或许希望借此能够让简朴、坚韧、勤奋、进取成为公司统一的文化,这也是他所一直笃信的价值观。
    然而,员工们似乎不喜欢那些无处不在的“语录”。一位员工对郭台铭印象最深的是,郭在龙华园区全体员工大会上发言,称自己以及高阶主管都要多和大家在一起,与基层员工紧密联系,了解他们在做什么、想什么、需要什么,然后给他什么。“下面一下子就哗然了,觉得他好了不起。”所能打动这一代年轻人的管理者,已不是个高踞在紫禁城之巅的帝王,而是愿意来到他们身边,倾听他们感受的人。

    “总裁我”
    郭台铭的心结之一,是处理与本土干部的关系。按照他只骂“最亲近人”之习惯,过去小范围内开会常常不让陆干参加,担心自己一时搂不住火,骂了陆干,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再加上组织机构中,台干与陆干搭班子,通常是台干为主、陆干为辅,而且台干是与鸿海签协议,陆干则与富士康签协议,前者股票更多,因此常有人指责富士康对两地的干部不公平。如今主攻内需市场,必然要更倚重陆干。他专门做了“晋用本土干部”的讲话,称“没有台干,没有陆干,只有能干。”要争取连续三年把每年台干派驻大陆厂区的比例减少20%。
    在郭的铁腕之下,鸿海得以在成立36年后仍持创业状态。
    杨应超曾委婉指出:也有很多投资人非常担心,(鸿海)会不会出现像乾隆皇帝后期的情形,乾隆说什么都对,种下了中国近代由盛转衰的因子。这种担心并非多余,一位富士康前高管曾不客气地说,郭台铭过去的傲气源自自信,近年来傲气源自自负,“有时会不切实际。”
    事实上,郭台铭并非每一次投资都精准,十年来,平均每两年出现一次投资失误。“有时是因为他决策快,有时是因为他高估了市场份额,有时候是因为上当受骗。其他同仁会对投资的案子提供意见,最后的决定通常他还是自己做,他的决定也简单,往往就两个字—‘干吧’!”
    在沸沸扬扬的“凤凰计划”中,鸿海前前后后大概亏掉了2亿美元。
阅郭台铭讲话可知,他习惯自称为“总裁我”,一篇讲话中有时要出现十多次,这个有点奇怪的自我称谓,也将他对“帝王气息”的追逐显露无疑。
2009年11月26日,郭台铭请大陆客人一起逛台北夜市,问好、握手、合影、签名的人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,有的摊主免费塞给他水果,称看到他就会给自己带来财气,600米的夜市,他走了两个多小时。同行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所长陈小洪问周围的人,为什么这么喜欢郭台铭,答案中重复率最高的前三条是“帅气、成功、有爱心”,尤以女孩子如此回答的居多。
彼时的郭台铭,与记者在深圳五洲宾馆见到的简直判若两人。在这场风波之后,他愿意走出自己的紫禁城吗?
过去Terry Gou这个郭台铭的英文名字,比较常为国际科技相关报导的媒体所熟悉,但是现在连全球经济学家都开始注意这个电子专业制造之王的动向。
郭台铭属虎,因其速度及攻势,被媒体喻为虎及狐,这在近日再 度彰显。放眼全球产业史,一家拥有80万员工的公司在一周内二度调薪,薪资调升幅度高达一倍以上的绝无仅有。国外分析师也指出,中央支持加薪,一方面刺激国内消费,并减少依赖低价产品的出口;一方面也认为工人加薪有助减缓日渐扩大的贫富差距,经济学家指出,中国工资的调整终将波及全球经济。
“为了加薪之事,我有三个晚上睡不着觉!”6月10日,郭台铭在股东会之后首度和台湾媒体打开心防,他认为从富士康事件到本田车厂罢工,中国社会结构性的改变要发生,既然如此,他最后决定干脆让薪资调整一次到位,他要将富士康提升为中国大陆各区高薪资制造业的前五名,这个想法,让富士康转换成主动出击的企业,一跃成为中国劳动薪资调升的推动者。
郭台铭率先开始破过去“中国制造”的低廉形象,也引发日、韩、及港商的寒蝉效应,日本本田汽车在广东至少有2家汽车零组件厂,再爆发罢工潮,计有1500名员工无预警罢工。深圳市政府6月9日更宣布将基本工资,自7月1日起统一调升到1100元。
根据香港明报最新的调查,港资企业认为只能承受5%-7%的加薪幅度,若超过10%,港商的纯益将急降一半。事实上当富士康宣布10月1日前领班薪资提高到每个月2000元人民币,美国花旗环球证券马上针对此一决定发布研究报告指出,加薪幅度“高得令人不敢置信”,预估郭台铭的加薪决定将吃掉富土康36%的获利,但一向“快狠准”的郭台铭已决定重新拿回主动权。
也难怪科技业内人士形容郭台铭两度调薪的“快”,不让同业喘息;而调薪远超过基本工资,且逼同业跟进,是郭台铭的“狠”;而看准中国工人薪资上调趋势,且算准第四季旺季缺工的现象将再重演,透过加薪,先凝聚员工共识,避免人员流动,这是郭台铭的“准”,更重要的是,郭台铭重新赢得劳工信任,尽管整个大陆物价上涨、通货膨胀问题,是经济现象,不是单纯鸿海问题,但郭台铭加薪后,中国制造业、服务业工资都会上涨,劳工也乐得调薪。
但是按照外资最猛的算法,富士康获利恐被吃掉三分之一。不过郭台铭认为,加薪从10月1日开始实施,三到九个月转换期可能会有影响,年度没影响。“外面讲会吃掉多少利润?别小看我们鸿海!”郭台铭还特别强调。有分析师也指出,鸿海牺牲短期毛利率,以稳定供货赢得客户,反观毛利再低,若不能稳定供货,品牌大厂不见得敢下单,这也是鸿海敢“赌”的原因。如此一来,同业难以用低价抢单,何况大家未来可能都要调薪。
“二十年前我们到深圳时,这里还是一个移民型城市!”郭台铭感叹说,现在已经完全不同,企业也应该完全转型:从一个什么都要管、从员工三餐、住宿全包的“社会型企业”慢慢放手,给予年轻员工更大的空间,才能维持更好的员工关系。
在一年一度的股东会上,外有劳工团体的抗议、内有股东对于富士康大幅调薪的质疑,对于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来的压力,郭台铭一改疲惫、信心十足地说,“这次事件让我学习到很多,我们要正视中国90后的年轻人需要,并且利用年轻人思想开放、创造力丰富的特色转型!”
企业过去为了利用中国低价劳力,一揽数十万员工的工作权、生活权、医疗权、感情权、娱乐权,未来鸿海会把这种照顾权慢慢还给员工自己和社会政府,富士康未来会像台湾一般企业一样运作,只供应两餐!
郭台铭认为,90年代后的年轻工人如果经过了完善的培训,对于自动化、无人化生产方式可以进一步掌控,不只是组装技能而己,而是可以负责操作设备、设计制具、书写软件、改善品检流程等等,都可以发挥年轻人的创造力。
甚至工作五年后,年轻人如果想回乡创业,富士康还会提供20万人民币货物贷款、18万的装潢费给想创业的年轻员工,以开拓其电子通路据点。
利用企业最大一次危机,从成本导向转变成价值导向的企业,郭台铭借力使力一跃过微利的鸿沟。6月10日,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出席夫人的新书发表会时,谈到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处理富士康事件,张忠谋首度发表看法,并不吝惜他对郭台铭的肯定:“他是很杰出的企业家,”张忠谋还举美国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几位大企业家如洛克菲勒、卡内基等人为例,“郭台铭是台湾可以和这些企业家相比的人!” (来源:中国企业家)

标签:世界大师中国行,武向阳,向阳文化,谈判兵法
© 2008-2018 广州摩克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,技术支持:爱耘 粤ICP备09037394号-3